所谓的平衡预算

目前,安省政坛随时在电台上鼓吹他们的平衡预算(“balance budget”
)。是的,自由党政坛公布了一个令人惊愕的2017财年预算案,从09年的危难以来,安大略省有了第一个从未赤字的预算。而且,这是在不加税和宽度扩大支出的气象下促成的!天下掉馅饼了哈,It
is too good too be true。

在全世界的内阁都入不敷出的情景下,这一个奇迹般的预算是何等贯彻的呢?是安省经济提升超过有力、税源猛涨?如故自由党政党发明了理财新招?我上网查一下,发现什么都不是,这根本不是一个真的的平衡预算。首先:在财政收入里面,有一笔约50亿的一回性的收入,是二零一八年卖安省电力公司股份所得;其次,二零一九年开销政党债券利息需要120亿,这笔钱没算到在财政支出里面。也就是说,在这些二〇一七年的预算中,政坛不仅不还一分钱的债,连该付的利息也赖掉了。经过如此Samsung一减,一个十年不遇的平衡预算就神奇地出炉了。因为要借钱还利息,安省总负债将一如既往地加强。总额已超越三千亿日币,平均每个纳税人欠四万五千美元。

自然虱多不痒、债多不愁,政坛已连接多年亏损,赤字财政已经是新常态。省府二〇一九年费心绪整一个所谓的平衡预算,意欲何为呢?很显然,因为过年是个选举年,他们这么做是为着糊弄和取悦选民。政坛存在的目标,就是为了获取执政权。西方国家的执政权来自选举,所以政坛的言行都围着选举转。这一个都无可厚非。在安省自由党的令人满足算盘里,假的平衡预算也是平衡预算。这就好比“白马非马、非马不是马、但非马里面有马”。他们这样一绕,选民们就晕了。大部分人或者很忙、或者很天真、或者很蠢,不知不觉地就上了他们的覆辙,真的觉得自由党政坛理财有方,不再寅吃卯粮了。

直面反对党的质疑、媒体的耻笑和戏弄,秘书长和财长自说自话、振振有词,脸不诚心不跳。而且,还不知廉耻地在媒体上做广告,枉费公帑,大肆渲染他们这些所谓的平衡预算,误导选民。好像一个个本来端庄的人,当权了后头,就变得是非不分、没有节操了。这让自身联想到新年,白宫顾问康威成立了一个别致的新词Alternative
facts(另类事实),用来讲述一个强烈的假话。她“奥威尔(威尔)式”的说法,让《一九八四》这本书的销量激增近百倍,一度成为Amazon上的率先畅销书。

那种“白马非马”地嘲弄文字,自古以来,是公权拥有者的共同爱好。在崇尚信息自由的美加尚且如此,此外国家政党就更无所顾忌了。举六个大家都了然的例子,“失业”曾经被称作“待业”;而千古的“游行示威”现在则被统称为“群体事件”了。有人说过,公权力是十恶不赦之花,很是漂亮、引众多英雄尽折腰,可是它是有巨毒的。一个完好无损的人,在改为统治机器的一局部将来,被权力所迷惑,就失去了初心、丧失了心智,变成了一个迷恋于权力的政客……这是不是祁同伟的人生轨迹?

亚洲城ca88手机版下载地址,唉,令人沮丧的是,这种非人性化的政治暴发和进化,却正是人类摆脱愚昧无知、步入文明社会的一个讲明。你们说,是不是文明的迈入,从一先导,就出了问题?

“政治和违法是一致的”,这是《教父3》中的一句台词。看电影时,觉得这句太突然。现在,在那些春光明媚的下午,回味一下黑手党大佬的话,不禁要一声叹息了……